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轮回模拟:我能逆天改命TXT下载->轮回模拟:我能逆天改命

正文 第264章 数遍北沧,左道旁门,当晓季真人之

作者:卢锅巴        书名:轮回模拟:我能逆天改命        类型:武侠修真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4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434zw.com

    第264章 数遍北沧,左道旁门,当晓季真人之名!

    那道自棺椁一跃而起的身影,顿时引起了阵阵变数。

    “张守一?”

    “张守一!”

    见了此景,五尊真人高手当下骇然,不过未过一息,他们便反应了过来,将前因后果尽皆联系后,神情都带着些难看之意。

    玄烨子执法剑,周身剑气如虹,当下一惊:

    “老东西,假死入棺,只为骗我等而来?”

    “本就没有几载的寿命,是吃定了我等听闻你神霄掌教破境金丹的消息,便不得不来了是吧!”

    了解其中缘由,待到幡然醒悟。

    此刻几个真人看向那脚踏气流,张开法域的身影,一时又惊又佩。

    “张真人,好算计。”

    “确实是把我辈心思,摸了个透彻,不然也不可能带着神霄崛起,数百年屹立不倒。”

    “老衲实在佩服。”

    寒烟寺的济源禅师一叹,背后佛光普照,愈发强势,身形纹丝不动。

    孟真人驾驭宝镜,瞎道人一双眸子闪烁阴阳玄光,元初山黑白两柄法剑,铮铮作响。

    显然,如今箭在弦上,正如季秋之前所言。

    纵使是有什么天大的变数。

    也是不得不发了。

    “诸位道友,即使他张守一今日未死,又能如何!”

    “迟暮之年,寿元无多,又逢被那东海蛟龙重创。”

    “哪怕是纵横数百年的丹境后期大真人,如今张开法域,尚能余下几分实力,也是犹未可知!”

    “只要张守一陨了,其他宵小,还不是弹指可灭?”

    “如今已无退路,不然难逃清算,今日神霄与我四脉,当是不死不休之局!”

    “还请并起,一道动手!”

    退了一步的玄烨子,深吸一口气。

    他看着那袖袍鼓动,衣襟衣角皆有雷霆闪烁的老道,咬了咬牙,当下厉声喝道。

    虽看起来有着几分色厉内荏。

    但是玄烨子既打上了门来,手上确实也未留手。

    只见他手臂一招,剑虹起势,随着一道飞剑递出,其背后便有煌煌煊赫剑域升腾而起,与张守一化出的风雷法域对峙。

    几乎片刻时间,二者便起了斗法之争!

    修行到了今朝,这负剑道人,也是货真价实的法域真人,乃金丹中期!

    他自忖与张守一对上,也未必会弱了他多少。

    然而此时。

    这若大神霄峰上,道宫之前。

    忽有一道无形壁障浮现,将整个道峰之巅笼罩!

    来犯的诸位金丹真人,都察觉到了一股无形压力,笼罩于了心头。

    “这是”

    有真人惊异。

    而张守一此时,却是脚踏道罡,手握玄机,掌御风雷之法,面对那剑虹袭来,只谈笑道:

    “老夫布局数年,只为今朝将汝等留下,岂能不下血本?”

    “今日这阵法,纵使是金丹真人,也未必能走的脱!”

    “我神霄山风景大好,又是这北沧州第一流的上等灵脉,今朝诸位道友齐至,正是大好的葬身之所!”

    “棺椁都已准备齐全,何不入内一探?”

    言罢,老道谈笑之间,驾驭雷法,已与玄烨子对上数个回合。

    雷光闪烁,凝成数十道六丈雷蛇,在这长空飞走舞动,玄烨子哪怕剑光频频闪烁,可在那娴熟到出神入化般的雷法之下,一时半刻也是脱身不得,是以心下暗急:

    “诸位道友,事已至此,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他这话语一落,将本有犹豫之状的一众真人,尽数点醒。

    “师兄言之有理。”

    “诸位,此时若不出手,神霄派也不可能放任我等道统继续存世!”

    “当不死不休矣!”

    “起剑,杀伐!”

    那元初山的另一尊金丹高手剑真人,闻得玄烨子告急之声,当下剑眉一挑,肃声一喝,亦是掺入了战局。

    只不过,却是被李秋白拂尘一扫,便拦截了下来。

    “待祖师斩了那狂妄之徒前,还请莫要插手。”

    抬起拂尘,一道电弧划过,李秋白踏前一步。

    而与此同时。

    济源手中抛出一串佛珠,为金丹法宝,佛光湛湛,瞎道人双眸一瞪,玄光破虚,想入那战圈,孟真人更是宝镜一转,也于此同时出手。

    三尊真人,紧随其后!

    见状,墨虞美眸一转,对着季秋叮嘱了一句:

    “季师弟,我来将那寒烟寺与长春府的两位真人截住,剩下的那人,你只需暂且拖延一二,待到祖师斩了元初山真人,便会腾出手来,解决其他宵小。”

    “切记,斗法务必小心,金丹不是道基,稍有不慎,就将性命休矣!”

    当此音入耳。

    墨虞的身影,早已飞身而上!

    只见她手中抛出了一枚晶莹剔透的玉如意,周身雷霆凝成的长蛇环绕身畔,当下于长空,便拦截住了最先出手的济源与瞎道人。

    以一敌二,自是吃力,更何况那瞎道人可是步入了法域的人物!

    但墨虞仍旧毫不犹豫,替着季秋将这般压力抗了下来。

    见此一幕,刚想演化道法往穹霄杀去的季秋,虽是对于墨虞这般举动颇为感谢。

    不过对于其话中所言,道人却是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其实若论斗法,我之经验,当不弱于你才是啊,墨师姐”

    晋级金丹,除却张守一这等特殊地位外,自是以同辈相称。

    眼下面对墨虞此言,季秋心中苦笑了一下。

    季秋于第三世时,横推天下,纵横捭阖,号曰当世第一。

    大燕废帝,邪派七大道,妖魔六巨擘,元主,这单拎出来,哪一个不是金丹大能!

    其中佼佼者,视这在场诸辈之中,也唯只有那元初山的玄烨子,与长春府的瞎道人,以一身法域修为,才能堪堪媲美一二。

    然就算如此,那些劲敌,也是一一败在了他的手下。

    如今虽说只是刚证金丹,还不及当年全盛,但眼界与境界在此。

    哪怕季秋灵气未曾积蓄到金丹中期的程度,可他曾经悟出的太平法域,依旧可以召出!

    斩了这落阳观一连中期都未达到的丹境真人,岂非手到擒来?

    长空分割成数道战场,张守一压着玄烨子打,李秋白与那剑真人僵持,而墨虞则是照面便落入下风。

    当此时,眼见那驾驭宝镜的落阳观孟真人,就欲往张守一杀去。

    季秋袖袍一挥,身影一闪,也不多言,当下化出法力大手,便由极静转为极动,往他横压而去!

    “嗯?”

    孟真人操持宝镜,心中正盘算着,准备照面之后,如何以镜光伏杀张守一,却在此时见得一道气机冲天而起,当下大惊,不由失声:

    “神霄门,竟还能有真人蛰伏?!”

    这一言语,顿叫诸真人侧目。

    他们见得飞身而起的季秋,白衣袖袍翩翩,金丹法力流转,一派高人气度时,也都是一震,随后杀心更是大增,誓要在今朝将这门派覆灭。

    一门四金丹!

    何等昌隆!

    若是不能斩草除根,他日必是后患无穷!

    “孟道友勿虑,此子年轻,想来与李秋白一样,不过方才破境不久!”

    “伱且撑住,待到老瞎子与老和尚把这小女娃儿降服,就助你斩敌!”

    那瞎子迎风而立,感受着后方气机,顿是厉声喝道。

    他那双眸玄术,与济源的佛珠法宝,互相配合,将墨虞打的是节节败退。

    她的发丝散开,面色苍白,就连御使的那枚玉如意,都是有了些暗淡,不过仍旧在继续斗法,巾帼不让,韧性非凡!

    “只要我不退却,待到祖师腾出手来,危局当是瞬间逆转!”

    “法域又如何,且看我来破之!”

    女子娇喝一声,心念转动至此,哪怕负伤亦是不退,正欲拼死一搏。

    然而不过几息过罢。

    那后方便有一声惨叫突兀传出,瞬间震惊众人。

    向声源望去。

    却见得有一白衣道人踏于穹霄,手中法力大手一拍一捏,便将那枚祭炼的二气循环,颇有一番声势的宝镜直接砸飞,碎出了道道裂纹!

    被孟真人祭炼的本命法宝重创,此人自然是当场咳血,哀嚎一声,身受创伤。

    与此同时,还未战上几个回合,这孟真人的眸中,便已有了骇然之色浮现:

    “法法域威压!”

    “怎么可能?”

    “寿元生气无法骗人,你之岁数至多至多不过百岁,焉能悟出法域?”

    他捂着胸口,气息紊乱,眸中泛着震惊与不解。

    然而更多蕴含的

    却是对于那眉目俊朗,看似谦和,但实则在电光火石之间,便将他本命法宝直接击裂的道人,深深的恐惧!

    方才交手一刹那。

    一道浩瀚到足以将他镇压的法域,瞬间定住了他的身形,随后悍然拍下,直接击裂了他的本命法宝,这才将他重创至此!

    不然堂堂金丹,怎能一个照面,便败下了阵来?

    但纵使是金丹中期,法域高人,也不该能赢得如此干脆利落才是。

    孟真人恐惧不解。

    可就算他再是不解!

    那横空拍杀而来的法力大手,也根本不欲和他多言废话!

    “挡我一掌,你足以自傲了。”

    一掌拍开了那护身宝镜,道人身形踏于虚空,掌间紫电一闪,直接跨越了数十丈距离。

    待到他再现身时,已是贴近了这孟真人三丈之内。

    听着那淡淡话语,落阳观的这位定海神针,心道一声不好,正欲抬起动作,却突然发现,又被那突如其来的法域波动,彻底镇压!

    眼见着黑影压来,其心中不由悲愤欲狂:

    “我如何能陨于此”

    嘭!!

    话还未完。

    那法力大手直接一捏,将这身影,生生捏爆在了天穹!!

    落阳观,孟真人陨!

    这还是季秋来到现世,第一次真真正正,斩杀了一尊金丹真人!

    同时,也昭示着从此刻开始。

    他再也不是那需要继续蛰伏,静静修炼的小小修士了。

    虽说东荒足有道域八百,有仙盟、圣地、正宗横压当代,又有佛陀显世、圣人传法,但无论如何,作为丹境真人,在这一隅之地

    季秋,也有了掌握话语权,向着这浩瀚仙道迈进的资格!

    一切,都从此战开始。

    此战过后,偌大北沧,数遍旁门左道。

    便当都晓得我神霄季秋,季真人之名!

    偌大动静,当下引得全数真人,无论敌我,皆是震惊!

    “孟休死了?!”

    瞎道人失声。

    孟休是这落阳观观主孟真人的真名,也是一尊历经千百磨难,才开辟一方道统,有了二百年传承的旁门之主。

    可于今朝。

    就这么

    落幕了?

    还是死在一不足百岁的小辈手中!

    当真叫人,难以置信!

    不仅如此,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随着一声哈哈大笑响起:

    “好小子,杀的好,大涨我神霄气势!”

    “一群宵小,妄自尊大,岂不知集结四宗数百门徒修士,足足二十余架飞舟,不过只是给我神霄门送上修行资粮的?”

    “玄烨子,凭你这三分道行,三分剑术,也敢杀上我神霄门?!”

    “元初山镇派传承,元初一念经,斩天拔剑术,却也不过如此!”

    待到声音落罢,一道雷光凝于掌印,张守一须发披散,如同高上神霄,雷部真神,一掌落下,连带着那五雷劲一齐爆开,直接拍出!

    玄烨子当下法剑断折,连连败退,半边剑柄都被轰成了残片,到了最后一着不慎,更是连胸膛都被雷印贯穿,轰开了道口子!

    一颗熠熠生光的金丹,被张守一眼疾手快,直接探出手臂按住,随后轻轻一捏,‘啪’的一声便彻底爆开!

    又是一尊金丹陨落!

    顿时,场面形势逆转,余者哗然大变!

    “走!”

    见势不对,瞎道人纵使双眸不明,可神念却依旧是敏锐至极。

    眼见着大势已去,有倾覆之危,老瞎子更是惜字如金,直接放弃了大好攻势,身形掠出道道残影,就想遁逃而去!

    可此时,张守一方才布下的后手,却是派上了用场。

    那无形屏障四方八面,将这辽阔无垠的山巅彻底笼罩。

    瞎道人刚一要出这神霄山巅的范围,便被阻隔了住,当下焦急不已,手中术法齐齐轰出,就想离开此地!

    他的做法,也是剑真人与济源的想法。

    但季秋与张守一腾出手来,又岂能叫这三人离去!

    更莫说李秋白负担一轻,墨虞肩头重担一去,当下大喘了口气,都是腾出了手来。

    古语有云。

    对付邪魔外道,还讲究什么道义?

    大家并肩子上啊!

    定不能叫一人逃离!

    于是乎,这神霄山上阵阵轰鸣爆炸的法力波动,伴随着数道饮恨之声,可谓接连不休!

    而此时。

    山下乱象骤起,四宗道基炼气,喊杀震动山野,术法齐鸣,将本来宁静的大好福地,给搅动的是血雨腥风!

    受命于危难上山而来的晋国太子姜齐,更是在这山脚遭到劫难,被一道基修士盯上,若非拳脚了得,达到了先天绝巅,怕是就得葬身于此!

    但就算如此。

    那一身金龙袍,也是残破了个七七八八,眼看遍体鳞伤,就将陨落。

    却在此时。

    响彻五峰的道音,徐徐传遍方圆,落入了每一个修士的耳中:

    “本座季秋,神霄门金丹真人!”

    “元初山、寒烟寺、落阳观、长春府首逆皆已陨落,尔等若是继续放肆”

    “当尽诛杀之,一个不留!”

    “还不速速俯首,听凭我道发落?!”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