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从玉藻前开始的东京求生TXT下载->从玉藻前开始的东京求生

正文 第411章 喪服を濡の未亡人(二合一)

作者:西瓜吃不胖        书名:从玉藻前开始的东京求生        类型:历史军事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4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434zw.com

    希拉的话,显然让浩仁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之中。

    无意之中窥见对方洗澡,他本来还担心要是被对方发现,怕不是就要背上一个“色胚”之名。

    我藤原浩仁,是那种好涩的人吗?

    不,那不叫好涩,只是博爱罢了。

    博爱也都是假象, 不过是为了觉醒九尾的力量罢了。

    名声也就算了,因为希拉身份的缘故,浩仁最担心的还是,对方因此对他生出了很不好的印象,从而阻挠他与塞西莉亚的恋情。

    所以他原本是打算悄悄离开这里的,假装没看见。

    可谁知, 因为不小心踩到了一个塑料盆,惊动了希拉, 暴露自身。

    更令他没想到的是, “偷窥”被希拉发现了,她非但不动怒,还主动喊他进去。

    这是什么操作?

    震惊之下,浩仁再次后退了几步,不小心又踩到了一个铁盆上。

    哐当——!

    这次声音更大了几分,伴随而来的,是希拉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

    “对了,记得替我拿一条浴巾来!”

    “???”

    还要我拿浴巾?

    浩仁目光一扫,很快发现浴室外的一个铁架上,挂着一条大浴巾,蓬松柔软,最重要的是这浴巾还是粉色的。

    啧,看不出来,这希拉王后还挺少女的吗!

    不对,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为什么王后会让我拿浴巾进去?

    我可是她的女婿啊,这不太合适吧?

    等等……这剧情看着有点眼熟啊, 不就是以前朋友经常看的岛国动作片里,什么娘胥的剧情吗?

    女儿外出工作,岳母洗澡忘带了浴巾,然后喊主人公送进来,结果……

    而眼下,塞西莉亚正处于昏迷中,希拉洗澡忘带了浴巾,然后喊他进来……何其相似!

    嘶~!

    这是要往那种方向发展的节奏啊!

    浩仁倒吸了一口凉气的同时,又感到十分困惑。

    自然是困惑为什么希拉会这么做?

    没道理啊!

    等等,难道说,王后已经知道了外面的情况,知道他击败了二王子威廉,平息了叛乱。

    因为知晓了他远超一般神官的强大实力,为了以后考虑,所以想抱紧他的大腿?

    这也说的过去,毕竟孤儿寡母的,连教廷与时钟塔都背叛了王室。

    若是之后她们背后没有一位强大的神官支持,怕不是要遇上第二个赵匡胤。

    就算没有赵匡胤,不列颠其他势力, 或是外国势力也不是吃素的,得知不列颠王室内斗,实力大减,怕不是都想要在王室这块肥肉上,狠狠啃上一口。

    所以,希拉为了抱紧他的大腿,采取了这种极端的行为。

    眼下,这只有这个理由能勉强说的通。

    浩仁想明白以后,很快露出了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这分明是希拉不相信他啊!

    他和塞西莉亚都是恋人关系了,还能不支持她吗?

    甚至他还要把塞西莉亚推上王位呢!

    不行,必须和王后说清楚,我藤原浩仁不是那种人,不需要这种收买。

    这么一想,浩仁很快抽起浴巾,闭上双眼后,推开了浴室的推拉门,大步走了进去。

    当然,希拉叫他送浴巾,还是要送过去的,他也不好驳了对方的面子,万一不是他想的那样呢?

    万一希拉只是把他看成一个孩子,不避讳那么多,所以才会如此。

    尽管这种可能性非常低,但做事向来求稳的浩仁,还是把这种低概率事件考虑了进去。

    不过,非礼勿视。

    哗啦——!

    伴随着推拉门的被推开的声音响起,希拉瞬间身体紧绷,心儿甚至提到了嗓子眼。

    这会,她正泡在浴缸里,暧昧的水雾氤氲开来,令人血脉贲张的玲珑曲线朦胧而诱惑,偶尔有一抹浮凸的巨影一闪即逝。

    “你……你,进来了啊,浴巾……啊!”

    听着那沉重的脚步声逐渐靠近,尽管希拉强迫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她还因为过于紧张,下意识地从浴缸中站起,想要逃离……

    却不想,站起的瞬间,脚下一滑,噗通一声在栽倒在浴缸中。

    怎么回事?

    希拉的尖叫声,以及落水的噗通声,让浩仁稍稍一愣,很快睁开了双眼。

    却是发现王后殿下不知为何,忽然栽倒在了浴缸里。

    “呜~咕噜咕噜~呜……”

    浩仁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千搀扶一下,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但或许是浴缸里的水并没有多深,或许是希拉被水一呛,很快冷静了下来。

    没多久,她就稳住身形,挣扎着从浴缸里站了起来。

    浩仁视线中,金发美人背对着他,从浴缸中缓缓起身,水雾蒸腾间,细腻的水流沿着白瓷般的肌肤滑落。

    那完美无瑕的美人裸背,妖娆丰腴的曲线,顿时显露无疑。

    好吧,本来说非礼勿视的,结果这王后套路还真多,像是知道他是闭着眼睛进来的,直接来了个平地摔……

    呵,女人!

    如果不是因为希拉是塞西莉亚的母亲,这会浩仁恐怕就要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直接给她就地正法了。

    让她知道什么叫玩火自焚!

    “咳咳咳……!”

    另一边,希拉背对着浩仁,正不停地咳嗽着,似乎是在用咳嗽掩饰自己的紧张。

    咳了好一会,发现身后没什么动静,感觉装不下去了,希拉这才停了下来,有些尴尬道:

    “那个,浴巾放在那边的木椅上吧,我已经洗好了,等会会自己擦干净的。”

    浩仁默默点了点头,脚步一转,将浴巾搭在了木椅上。

    希拉则依然背对着浩仁,不敢转过身来。

    “如今陛下已然驾崩,还是多亏了你才能稳住局势,今后我们母女二人还需多多仰仗你才行……”

    见这个禽兽并未像想象中那般,看见她美人出浴的场景后就直接丧失理智扑了过来,希拉心思电转间,很快开启了新的话题。

    在她看来,尽管最终无法逃避被玷污的命运,但眼下禽兽居然忍了下来,还保留着绅士风度。

    那么她便借此机会,能拖一段时间是一段时间。

    当然,她的言语间不乏讨好之意。

    尽管希拉知道,国王的死与威廉脱不了干系,但为了女儿能够活命,她也只能说些违心的话了。

    好巧不巧,这些话在浩仁听来,直接坐实了他之前的猜测。

    果然,王后是想要抱紧他的大腿,还说什么以后母女都要仰仗自己。

    希拉王后,你搞错了啊,我藤原浩仁怎么会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好涩之人?

    即便是你不这样做,以后你们母女二人,我也会替不列颠国王好好照顾的。

    “……”

    浩仁沉吟了一会,准备开口解释一句,把话说清楚,让希拉不要误会。

    但,他话还未说出口,希拉却是抢先一步道:

    “对了,你能不能先稍微等等,陛下如今刚刚驾崩,我想先穿上丧服替他守孝一段时间,毕竟为人妻子。

    放心,不会很长,就一个小时,行不行?”

    或许是浩仁的沉默,让希拉再次感到恐慌了起来。

    担心这个性格捉摸不定的禽兽忽然改变想法,不装绅士了,她连忙抢过话头,期望以守孝为由再次拖延时间。

    并且一边说着,她一边跨出浴缸,背对着浩仁走向木椅旁。

    取过木椅上的浴巾,她一手缓慢的擦拭起来,一手从一旁的衣架上翻出了一件黑色豹纹内衣,一双黑丝,带蕾丝花边的,似乎是打算换上。

    这个过程中,因为希拉完全离开了水面,导致浩仁看的那叫一个一清二楚。

    不得不说,这个王后殿下,表面看上去很正经的样子,但身材却是相当不正经。

    虽然雪姬与蕾拉的身材也同样的丰腴,处处散发着成熟女人的诱惑气息。

    但可惜的是,就是没有那骨子味。

    什么味呢?

    一股子未亡啊人的味道!

    显然,希拉刚才的话语提醒了浩仁。

    国王已然驾崩,那么从今晚开始,希拉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未亡人了,也就是所谓的寡妇。

    而且听她刚才所说,她还要穿上丧服守孝。

    灵堂,孝服,灵位上丈夫的黑白照,未亡人……

    嘶,这身份,这场景,这穿着打扮!

    浩仁差点没忍住,当场掏出手机打开浏览器了。

    危险!

    继续访问!

    他这会甚至已然开始脑补了起来:

    “这个希拉王后,不仅身材不正经,心思也这么不正经,居然如此诱惑自己,说什么守孝,难道是要在丈夫灵位前……

    好怪的叉p啊!

    哼,明明塞西莉亚是她的女儿来着,怎么就没有遗传到一点这股味道呢?

    至少塞西莉亚就不会如此主动,她只是喜欢玩一些小的扮演罢了,叉p还不算奇怪。

    不过,越是这种未亡人,越是吸引男人。

    等等,我怎么能够这么想,这是塞西莉亚的母亲啊!

    这么想的话我与那曹丞相何异?不行,不能被诱惑了,快想想雪姬的黑丝,星野的渔网袜,文美酱的足……”

    也是在浩仁心中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之际。

    希拉有些惶恐地再次开口道:

    “怎么样?如果你答应的话,就先出去等我一会吧,或者你等下直接来灵堂找我也行,一个小时后,行吗?”

    她担心自己拖延时间的计谋被这个禽兽看穿了,有些惴惴不安。

    好在,她的声音响起没多久后,身后就传来了脚步声远离的动静。

    随后,伴随着一声推拉门被推动的声响,希拉很快转过身来,却只看到门被关上。

    “他走了?”

    不管如何,拖延时间的计划总算是成功了,希拉那悬着的心这才稍稍放下。

    总算,可以晚一个小时被玷污了。

    尽管咋一看这似乎没有什么意义,但希拉还是抱有些许微小的幻想。

    幻想着邓布利多与劳伦斯能够及时赶来。

    虽然如今木已成舟,即便是他们二人赶回来,也依旧无法改变威廉登上王位的结局。

    但至少,能让威廉稍稍收敛一些吧!

    ……

    画面一转,自浴室离开后,浩仁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幸亏希拉王后顾及着国王刚死,没敢太放肆地诱惑他。

    否则,他还真不好和塞西莉亚解释了。

    不过,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现如今塞西莉亚处于昏迷之中,她并不知道这件事。

    但之后她醒过来后,如果希拉还是这幅模样,甚至当着她女儿的面诱惑他,那他可就不好解释了。

    所以必须趁着塞西莉亚没有醒来前,与希拉摊牌。

    告诉她自己是个正直的人,不喜欢什么人妻,不是什么色批!

    刚才在浴室中,考虑到对方光着身子,浩仁也不好直接开口。

    对方让他暂时离开,他也就顺势离开了。

    希拉不是让他一个小时以后去灵堂找她吗?

    正好,那时候她肯定穿好了衣服——一身黑色的丧服。

    恩,就等到那个时候在和希拉好好谈谈吧!

    浩仁这么思考着,很快来到塞西莉亚二女的房间。

    在查看了一番,发现二女已然睡去后,这才点了点头,大步朝着寝宫外行去。

    他准备去外面看看,善后工作做的如何,也顺便打发这一个小时的时间。

    今夜的事已了,二王子的阴谋被粉碎,叛乱被平息,他也可以好好睡上一觉了。

    只有养足精神,才好应对明天的约战。

    没错,约战。

    之前雪蓉给他送来了雪妖皇的战书,约定的时间是在明日,地点是在一处名为狂赌之渊的禁忌之地内。

    面对雪妖皇的这封战书,老实说,浩仁的心情是十分复杂的。

    毕竟,之前在画中仙镜,他可是把雪妖皇给推了,尽管用的是千花的身体,但灵魂还是雪妖皇的。

    本质上来说,雪妖皇也算是他的女人之一。

    但浩仁十分清楚,他的这个女人,非但对他没有一星半点的爱意,还对他抱有切齿的恨意。

    这点,从她派遣雪蓉,对自己下战书这件事可以看出。

    雪妖皇为了报仇,甚至不远千里,追到了不列颠来,足见她对自己那是恨之入骨。

    按照浩仁一贯的性格,一切威胁最好是消灭在萌芽之中。

    类似这种不死不休的仇敌,他一般是不会放过的。

    但偏偏雪妖皇与他发生了关系,让他无法做到绝情绝义。

    所以,本来他是不打算理会这场约战的。

    可战书上写着的一句话,却让他无法置之不理。

    “如果你还想见到雪姬和你的乖女儿,明日午时之前,来狂赌之渊……”

    战书的背后,还有一双黑色的丝袜,浩仁认出了那是雪姬的丝袜。

    换句话说,雪姬与千花或许真的落在了雪妖皇手上。

    不过看对方的口气,似乎暂时没有伤害雪姬二女,这也让浩仁空出时间,赶来王宫救援塞西莉亚。

    “王宫这边的事等到明天应该也处理的差不多了,既如此,明天还是亲自走一趟吧!”

    如此自语了一句后,浩仁很快离开了王后寝宫。

    也是在他离开不久,希拉的闺房内。

    一身黑色丧服打扮的希拉端坐在梳妆镜面前,精心梳妆打扮着,描绘着她那妖娆妩媚的俏脸。

    她明明穿着一件朴素的黑色丧服,却因为化了妆的缘故,举手投足之间,充满着一种未亡人的妖媚意味。

    其实希拉并不想化妆。

    因为这样一来,被那禽兽见到了,恐怕会更加控制不住欲望,甚至直接在灵堂上,当着她丈夫灵位,那黑白照片的面,侵犯她……

    但没办法,在不列颠,守灵的女性家属是需要化妆的。

    “希望邓布利多院长早些赶回来,希望他能在陛下的灵位前收敛一些!”

    希拉在心中如此祈祷着……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