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自求吾道TXT下载->自求吾道

正文 第六百四十四章 互为照应

作者:秦洛歌        书名:自求吾道        类型:武侠修真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4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434zw.com

    接下来的十数天,石武除了过去忆月峰后山指导林运转修炼外,他还会时常带着蓝儿去与赵霖、唐云她们见面。

    或许是蓝儿的外形太过讨喜,唐云第一眼见到它就格外喜爱。

    石武带蓝儿过去观月峰前就跟它讲了自己与唐一卓父女之间的渊源,顺带还言明唐一卓现在记忆时不时就会出现偏差的状况。

    蓝儿听出石武是想它逗着唐一卓他们开心。原本蓝儿还有些拘谨,不过在与唐一卓和唐云接触之后它就完全没了那种紧张感。

    因为蓝儿在唐云眼里是个可人的小灵宠,而唐一卓对蓝儿来说就是个和蔼可亲的老爷。

    唐一卓会像变戏法一样一会儿掏出一块金露玉灵肉,一会儿拿出一只新鲜灵果。然后他就让蓝儿给他讲灵兽的故事,讲得好他就把这些好吃的都奖赏给它。

    起初蓝儿还能拿前面在迷雾之森遇到石武时的那些事作为谈资。

    唐一卓被蓝儿口中三丈长的碧眼银狼和那有着赤红长喙的金冠巨鸟所吸引,他听得过瘾也就很爽快地把金露玉灵肉和灵果给了蓝儿。

    可蓝儿毕竟只有那么点经历,它越到后面就越黔驴技穷。有好几次唐一卓还提醒蓝儿,说它讲的这些故事他都听过了,让蓝儿换一个。蓝儿当时就很想问唐一卓这记性时好时坏的毛病到底是真的还是装的。不过碍于石武和唐云,蓝儿只能硬着头皮开始胡编乱造起来。但这些故事漏洞百出,唐一卓一不高兴连灵果都不给蓝儿吃了。

    蓝儿想着自己辛辛苦苦最后却什么都没捞着,它那叫一个气啊。若不是石武见势不对带它离开,它怕是要跟唐一卓争起来。

    后面还是石武想出了办法,他有空就会给蓝儿先讲一些兽王宗典籍上的故事。加上蓝儿还有个对灵兽十分痴迷的朋友赵霖,不服气的它立誓要让唐一卓把好吃的乖乖奉上,于是每次找赵霖玩时它就会从赵霖那里再听来几个有关灵兽的奇幻故事。等它陪石武过去观月峰了,它就把那些收集到的故事讲给唐一卓听。

    蓝儿讲的故事没一个是重样的,让唐一卓听得是津津有味。这十九天下来,蓝儿是吃的开心,唐一卓则听得尽兴。

    唐云脸上的笑容也在石武和蓝儿来到后多了许多。她看着正在认真给唐一卓讲着故事的蓝儿,见它还在那里帮唐一卓比划它所讲的那头灵兽有多大,唐云忍俊不禁道:“小武哥哥,你这本命灵兽好聪明呀。”

    石武很想说那是你没见到它以前的样子。

    谁知石武刚有这一想法,那边厢的蓝儿就对他瞪了一眼,它以心音说道:“我以前是什么样子,你倒是说说啊。”

    “你以前也很聪明的,还能帮我分辨方位呢。”石武求生欲十足道。

    蓝儿这才饶了石武,它继续学着赵霖的样子给唐一卓讲着那头吊睛白额虎的厉害,还说它的对手火舌蜥蜴也不是弱者,旁边的唐一卓听得是啧啧称奇。

    石武小声回唐云道:“起码它这股聪明劲现在是用对地方了。”

    唐云掩嘴笑道:“难道它还用错过地方?”

    石武也不揭蓝儿的短,他笑着道:“在吃的方面它从没用错过。”

    如今已是傍晚时分,唐云问向石武道:“小武哥哥,你最近经常过来陪我和爹爹,会不会影响你修炼或者炼制灵膳?”

    “暂时不会。我修为提升的关键之物并不在此间,所以最多就是练习术法。至于你说的灵膳,我这十九个晚上都在炼制。等等我还要过去宫主殿一趟,把元婴初期的金露玉灵肉给柳菡掌门,让她自行分配。”石武说道。

    唐云听后为石武开心道:“小武哥哥你都能做出元婴品级的金露玉灵肉啦!”

    石武点头道:“其实金露玉灵肉的难点一直都是如何处理炼制过程中产生的兽魂。不过这个难题已经在我更换聚灵盆后就解决了。做出元婴中期和元婴后期的金露玉灵肉也只是时间问题。”

    “小武哥哥好厉害!”唐云崇拜道。

    石武看着远处的蓝儿道:“厉害什么啊,我都快愁死了。我答应过蓝儿要助它修炼的,可我做出的元婴初期金露玉灵肉它都吃了个遍了,不要说体魄血肉之力,就连个子都没长长一分。”

    蓝儿这次即便听到了石武的想法它也没有任何反应。它继续给唐一卓讲着故事,因为它知道石武一直在为这件事犯愁,它不想石武有这么大的负担。

    唐云劝慰石武道:“小武哥哥,蓝儿这么聪明,说不定是一头智慧类灵兽呢?就是可以帮你出谋划策的那种。”

    石武已经翻阅过王猛相赠的那本《驭兽策》还有他在兽王宗内获得的各种与灵兽相关的典籍,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智慧类灵兽一说。石武明白这多半是唐云在安慰他。他笑了笑道:“船到桥头自然直。既然蓝儿暂时无法修炼,那我这做主人的就先护着它,好吃好喝地供着。”

    “嗯。”唐云赞同道。

    此时远处夕阳只剩下一丝余晖,听完蓝儿所述故事的唐一卓感叹道:“那头吊睛白额虎也太厉害了,以后有机会你一定要带我去见识见识。”

    蓝儿为难道:“唐爷爷,那头吊睛白额虎是生活在迷雾之森中心区域的,不要说我了,就是石武都不敢进去。”

    唐一卓抓着手里的灵果道:“哎,要是公孙师兄在就好了。凭他的修为一定可以带我游历迷雾之森的。”

    唐云笑着道:“爹,蓝儿都跟你讲这么久的故事了,你先把手里的灵果给它呀。”

    唐一卓也哈哈笑了起来,他把灵果递给蓝儿道:“来,这段日子你辛苦了。”

    蓝儿迫不及待地拿过灵果啃了起来,它边吃边说道:“给唐爷爷讲故事有好东西吃,才不辛苦呢。”

    蓝儿人小鬼大的话让在场的唐一卓他们都欢快地笑了起来。

    石武见天色已晚,他起身对唐一卓父女告辞道:“唐仙人,云儿,我这就先走了。明日有空的话我再过来看你们。”

    唐一卓却摆摆手道:“小武,你这段日子几乎天天都来陪我。我虽然很开心,但我也知道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忙的。你给我留一些有关灵兽的故事典籍,让我无聊的时候翻翻,或者在我糊涂的时候让云儿讲给我听就好了。”

    “唐仙人你?”石武闻言一愣。因为他明明听唐云说过,今日唐一卓的记忆还停留在公孙冶身中七莲缚印的时候,而且前面几日他们过来的事情他也是全然不知的。

    唐云亦是不明所以地看着唐一卓。

    直至唐一卓从袖中取出一枚玉简石武就明白了其中缘由。

    只听唐一卓说道:“这枚玉简应该是那一晚年师妹元婴晚宴上我拿出来的,然后每一天发生的事我都记了下来。我的脑子确实不行了,但并不代表我是傻子。张山那些人的所作所为我都记在了里面,只要我看到玉简中我留下的文字,前面的事情我就能全部知晓。谁对我好,谁欺负了我家云儿,我这观月峰掌座在死之前会想办法算清这笔账的。”

    “唐仙人您放心,不会再有人敢欺辱你们了。至于张山那些人,您现在想清算的话我可以直接下去将他们灭杀,连魂魄都不剩的那种。如果您想名正言顺,我也已经安排好了后手,相信下个月他们就该坐不住了。”石武保证道。

    唐一卓正色道:“小武,按照规矩,观月峰的事情除了掌门以外只能由观月峰门人解决。”

    “我安排的后手就是你们观月峰的姜谷生。”石武道。

    唐一卓疑惑道:“姜师弟为何会听从你的安排?”

    “因为我给了他一个契机,他也心甘情愿被我烙下咒印。他此生会永远忠于风鸢宗,永远护佑你们。”石武说着就以那道雷霆咒印对姜谷生传音道,“姜长老,你上来观月峰山顶一趟。”

    正在洞府内打坐调息的姜谷生一听石武召唤立刻出去洞府。这时候的他已经不在意别人的注视了,即便张山就在外面,他依旧直接御空向着山顶飞去。

    张山纳闷道:“姜谷生去找那个废物干嘛?”

    张山想去看个究竟就偷偷跟在了后面。

    这时石武传音于唐一卓道:“唐仙人,姜长老等等就上来了,而且他后面还跟着那个张山。您这里可有阵法屏障?”

    唐一卓还在听着石武的话就看到姜谷生飞至山顶平台。他先让唐云进去洞府开启山顶的阵法屏障。在确保无人可以偷听后,唐一卓说道:“姜师弟,小武说你是他安排对付张山的后手?”

    姜谷生恭敬道:“回禀掌座,张山一众对您和唐云多有不敬,主人已经安排妥当,日后他们在观月峰安分守己也就罢了,一旦他们再敢造次生事,那我会替掌座行灭杀之举。观月峰之事由我这观月峰门人出手,无人可去非议。”

    唐一卓听后担心道:“可我记得你之修为与张山相当,你可有把握?”

    姜谷生道:“还请掌座放心,我得主人馈赠的金丹后期雪甲灵羹汤,服用过后便可碎丹结婴。”

    “什么?”唐一卓震惊道,“你有几成把握结婴成功?”

    姜谷生坚定道:“有主人在,我有必成之信心!”

    唐一卓脸上惊色散去化作一片喜色道:“好!很好!那等我道消之后,观月峰就交给你了。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云儿可以快乐地活着。”

    姜谷生跪地叩首道:“姜谷生定会竭尽所能!”

    “姜师弟请起。”唐一卓过去扶起姜谷生道。

    石武没想到唐一卓会将这些时日的事情记录在玉简内,不过现在这情况也算是他想看到的。起码唐一卓已经同意将下一任观月峰掌座的位子传给姜谷生,而且有姜谷生的作保,唐一卓在道消前也可以不再担忧唐云的未来。

    石武见事情已经说开,他叮嘱姜谷生道:“姜长老,你晋升之前张山他们不会有什么异动,但你晋升之后他们就该坐不住了。我怕他们狗急跳墙之下会做出不利于唐仙人和唐云的事。我需要你在晋升之后就过来观月峰山顶守护唐仙人和唐云。而且以后你需要警觉些,比如这次张山是跟在你后面飞上来的,他正趴在山崖那边偷听着。”

    姜谷生听后一惊道:“怎会!”

    石武道:“有这阵法屏障相隔他什么都没有听到。要是等等他问起你,你直言说上来看望唐仙人就行。”

    姜谷生点头道:“属下明白了。”

    唐一卓欣慰地拍着石武的肩膀:“你长大了。”

    石武恭敬道:“所以该轮到我们保护唐仙人了。”

    唐一卓笑着道:“好。”

    姜谷生不放心道:“主人,他都敢上来偷听了。那他会不会趁您不在对掌座和唐云出手?”

    “在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前他应该不会做这等蠢事。不过以防万一,我还是会给唐仙人和唐云准备金丹后期的防御法袍和金丹后期的护身法宝。”石武说着就从宣衣阁的法袍中挑出两件带有自主防御技能的法袍递给了唐一卓和唐云,又从兽王宗的珍藏中取了两件金丹后期的护身法宝出来。

    唐一卓和唐云知道保住自身安全就是减少石武的麻烦,所以就没有推辞。

    石武看到姜谷生羡慕的表情。他又挑了一件木属性的元婴初期法袍和法器递给姜谷生道:“此法袍名为木花,可以在短时间内恢复修士部分灵力和体魄血肉之力。这件特技法器为囚龙棒,内有攻击技能囚龙于林,对敌之时可出其不意地施展,将敌人囚禁于召唤出的木系灵植中。”

    姜谷生双手颤抖地接过:“属下愿为主人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我不需要你死,只要你好好护着唐仙人和唐云他们。”石武说道。

    姜谷生激动道:“属下铭记主人之命!”

    石武点了点头又取出兽王宗的部分灵兽典籍交给了唐云,让她有空给唐一卓读了解解闷。而后他就带着蓝儿与唐一卓他们告了别走进绿玉传送阵内。

    姜谷生也在山顶的阵法屏障撤去后回去了洞府。

    藏在山崖边上一无所获的张山看到阵法屏障撤去就赶紧飞回下方,在姜谷生回来前他稳定心神站在洞府门口道:“姜师兄,你这是去哪了啊。”

    姜谷生得石武提示,他坦然道:“唐师兄先前说我们很多时日没去看他了。今日我修炼地极为顺畅,就想着去看一下唐师兄。在他一番指点过后,我颇有所获。”

    张山嗤笑道:“姜师兄,唐一卓都那副样子了还能指点你什么。你不要以为师弟不知道,你不过是想在众人面前立个好形象为以后观月峰掌座之争做准备罢了。”

    “你怎么想是你的事,与我无关。”姜谷生不愿搭理张山道。

    张山冷哼一声道:“姜谷生,这掌座之位最后还是要看自身实力的。没那实力,即便坐在那等高位上也只会让人心神不安。我记得柳菡掌门给你的评价是只能到金丹后期吧。”

    若放在以前,姜谷生听到张山最后一句就已经心怯了。因为张山虽然现在与他实力相当,但于天资上超过他很多。可如今他有石武撑腰,他还刚得了元婴初期的法器和法袍,他笑着对张山道:“张师弟说的不错,那我们以后就手底下见真章吧。师兄这就去闭关了。”

    姜谷生说罢便走进了洞府。

    在姜谷生洞府大门落下后,张山呸了一声道:“装模作样!”

    宫主殿外的绿玉传送阵内,一道光柱散去后石武的身影便出现其中。

    刘迅见到来人笑脸相迎道:“小武啊,最近很忙吗,为何多日不见你过来了。”

    石武亦笑着道:“这些日子在观月峰那边陪唐仙人他们呢。不知柳菡掌门可在?”

    刘迅点头道:“在的。年蓉掌座午后时分过来,她正与掌门在里面探讨晋升元婴后的心得。我这就帮你去通报。”

    “有劳刘长老了。”石武恭敬道。

    柳菡和年蓉听刘迅说石武来了,她们立刻出去相迎。

    三人进入宫主殿后依次落座,石武取出一个储物袋道:“柳菡掌门,这里是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元婴初期金露玉灵肉共千盒。请您先收好。”

    柳菡当年就对火纹灵膳师制作灵膳的速度很是惊奇,现在见他这二十天不到的时间就做了千盒元婴初期各属性的金露玉灵肉,她说道:“你真是一个天才。”

    “柳菡掌门过奖了,这是我分内之事。”石武转而说道,“对了,今日我除了是来送金露玉灵肉外,还有一事要跟柳菡掌门言说。”

    柳菡道:“你但说无妨。”

    石武于是就把自己在观月峰上看到的听到的都告诉了柳菡。

    柳菡惭愧道:“是我没有顾好唐师弟和云侄女。”

    石武其实能理解柳菡,毕竟风鸢宗内门人是越来越少,她为了维持大局确实得息事宁人。不过石武也有想过,以后风鸢宗肯定是以开源为先,吸纳更多资质奇佳的弟子。那么他要做的就是让那些人主动留在风鸢宗,而不是像如今这样被动受制。 石武说道:“柳菡掌门莫要自怨自艾,您受命于危时,这担子有多重我们都是知晓的。我已经安排了姜谷生在下月十月初十服用另一份金丹后期雪甲灵羹汤。只要风鸢宗内诞生越来越多的元婴修士,那么没人会想离开这片充满机遇的地方,外面的人知道后也只会拼了命地加入风鸢宗。”

    柳菡见石武处处为她说项,她感激道:“多谢。”

    年蓉见石武准备把另一份金丹后期的雪甲灵羹汤让姜谷生服用,她担心道:“观月峰上的张师弟似乎与姜师弟不太对付。若姜师弟得你雪甲灵羹汤晋升元婴境,我怕张师弟会心有不甘生事离开。”

    “那就最好不过了!我正等着张山给姜谷生一个名正言顺杀他的理由呢。”石武杀气四溢道。

    即便已经是元婴中期的年蓉亦在石武的杀气下胸口一闷。

    石武见柳菡和年蓉面色一变,他赶紧收敛杀机作揖致歉道:“对不起。其实我原本想在年蓉掌座元婴晚宴过后就杀了张山他们的。只是唐云劝下了我,而今日唐仙人也说观月峰的事除了掌门之外就得观月峰的门人自行解决,所以我才做了这手布局。”

    柳菡和年蓉都知晓石武与唐一卓父女的交情,柳菡点头道:“我们会配合你。”

    石武前面生怕自己这般做法会让柳菡她们觉得他越俎代庖了,现在听到柳菡亲口说出会配合他,他再也没有顾忌道:“多谢柳菡掌门。如此我便先离开了。”

    “石师侄且慢。”年蓉喊住石武道。

    石武转身问道:“年蓉掌座还有事?”

    年蓉想了想后还是没有相问有关那个雷电巨人的事情,她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玉盒道:“石师侄,这里是两枚筑基丹,你收好。”

    石武月中的时候问过年蓉,可满月峰上的筑基丹一直都是供不应求的,他问的时候就连炼制的材料都不齐全。石武接过玉盒道:“多谢年蓉掌座。你们不会是特意去各峰灵气泉眼帮着催化材料了吧?”

    年蓉嗯了一声道:“幸好满月峰上还有剩余的水灵浮萍和木须根。我和柳师姐去催化了金方玉与火纹花,至于那泥腥草,自然是提出这建议的赵师弟去催熟了。”

    石武诧异道:“赵师叔不是最不喜欢泥腥草的味道吗?”

    年蓉回道:“可他听赵辛说起你让你徒儿闭关冲击筑基期,于是他就过来我这边问询了筑基丹的事情。我说你已经前来问过了,但材料不全还需要些时日。他就主动提出希望我和柳师姐帮忙催熟材料,就当是他欠我们一个人情。”

    柳菡怕石武认为赵胤急功近利,她解释道:“石师侄,赵师弟只是尽可能地想帮到你。”

    石武轻笑道:“我明白的。而且我已经提前跟他说过要帮他炼制带有兽魂的金丹后期雪甲灵羹汤了,他其实不用这么为我欠下人情。看样子年蓉掌座又帮赵师叔配制了好几颗去味丸吧。”

    “那可不,估计他这时候还在洗澡呢。”年蓉说着就和柳菡一起笑了起来。

    石武虽然也在那笑着,但这种互为照应的感觉让他心里很暖。他对二人作揖道:“柳菡掌门,年蓉掌座,我这就回去帮赵师叔炼制金丹后期雪甲灵羹汤了。”

    “去吧。”柳菡和年蓉点头道。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