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我真是佞臣啊TXT下载->我真是佞臣啊

正文 第182章 等他自己上钩【6000、求订阅】

作者:菠萝绝不是凤梨        书名:我真是佞臣啊        类型:武侠修真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4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434zw.com

    至少得靠在摇椅上,晃一晃才行。”

    给自己打了一番气之后,宁辰直接在床上躺平准备睡觉。

    “郑大天不早了,别在外面呼呼哈哈了。老爷躺着都比你提升快,你还练个什么劲!”

    宁辰对窗户外面,还在刻苦准备突破八品的郑大吼道。

    郑大听了宁辰的话,呼哈的声更大了。

    伴随着郑大的呼哈,宁辰满意的睡过去了。

    第二日一早,宁辰准时起床。

    夏竹她们几个,比宁辰更早起来,就已经准备好一切了。

    吃过了早饭的宁大人,穿着官服就上朝去了。

    到了午门之外,依然没人愿意跟宁辰打个招呼。

    只有武昂,完全没忌讳的走到了宁辰边上。

    “宁兄我在北境的人告诉我,昨日定国侯去了北境,直奔朱家就去了。

    定国侯进朱家之后,发生了什么不知道。

    可是定国侯离开之后,朱家就摘了百家的牌子。

    看来是不用我帮宁大人周旋了。”

    宁辰听了武昂的话,倒是有些惊讶。

    宁辰完全没想到,定国侯竟然会帮自己出头。

    “宁兄你现在是百家院首,又开了农道。

    定国侯帮你,一点都不奇怪。

    就是我靖王叔为你出头,那都不算意外。

    只要宁兄你不想当皇帝,我靖王叔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

    何况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没有靖王叔和定国侯。

    孔师那肯定是会保你的,孔师别看四品,但依然是这世上有数的高手。

    何况儒道讲的就是一个厚积薄发。”

    宁辰没想到开了一个农道,还有这么多附带好处。

    这个倒是宁辰没想到的。

    当然定国侯这个人情,宁辰还是认下的。

    虽然还没有见过面,但是宁辰说起来已经算是欠了定国侯两个人情了。

    第一个自然是定国侯愿意让法家入百家,第二个就是这个了。

    虽然宁辰不见得怕了朱家,但是能少点麻烦,终归还是好的。

    “宁兄,我今日散朝之后就要回北境了,你有没有什么诗要送我的?”武昂非常期待的看着宁辰。

    “不用那种定道诗,就随随便便达到圣人级别的就行。”

    宁辰看了一眼一脸期待的武昂说道:“我这儿倒是有一首诗,不过你确定要听吗?我怕你听完之后,你可能就离不开丰京了。”

    武昂自信满满的道:“我乃是亲王,是要回去守边疆的。

    没有大错,就算我皇姐也不敢强留我在丰京。”

    宁辰笑了一下,对武昂道:“你附耳过来,我给你说一下,你要是确定要的好,等你走的时候我就送你了。”

    武昂不以为意,直接把耳朵凑了过去。

    “我这首诗是这样的,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丰京,满城尽带黄金甲。”

    武昂听完这一首绝句,直接吓的一个哆嗦,差点跪在地上。

    这样一首诗的确够霸气,也够豪气冲天。

    可是这要是真的当场送给自己了,那自己真的没办法离开丰京了。

    别说武昭了,就自己老爹都不能让自己离开丰京。

    这妥妥的一首反诗。

    “宁兄打扰了,我从来没找过你讨诗!”

    武昂说了一句,就打算直接告辞了。

    宁辰哼哼一声心道:一两银子都不出,就想白--嫖我一首诗,想得美,看我不吓死你。

    走了没两步,武昂又走回来对宁辰说道:“对了宁兄,我北境四州所有的生意,我打算让出一成干股来给你。宁兄你要是觉得没问题的话,散朝之后我们签个字就行了。”

    “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说说你的附加条件吧。”宁辰对武昂问道。

    武昂笑了笑道:“我就知道瞒不过宁兄。宁兄我是这么想的。

    这一成生意,算是我对宁兄你未来的投资。

    以后宁辰你再有什么生意,我都占个四分之一的股。”

    不得不说,武昂的眼光真不错。

    直接投资宁辰这个人。

    “那我要是以后没什么好生意了呢?”宁辰反问武昂道。

    “没有也没关系,就这酒坊的生意,我也不算亏。

    何况宁兄你可是百家院首,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用一成生意巴结宁兄,我怎么算都不亏。”

    宁辰没道理不要到手的银子,何况宁辰对武昂真的不讨厌。

    “行,这股份我收下了,条件我也答应了。”宁辰干脆的答应了武昂的要求。

    武昂听了宁辰的话,也满意的离去了。

    今日的早朝没啥可说的,主要就是给三位亲王和六位藩王践行。

    三位亲王和藩王为国镇守北境,今日离开丰京,该有的仪制,那一样都不能少的。

    散朝之后,文武百官,随着武昭,一起到了丰京城的光华门。

    这是丰京北面的城门,三位亲王和六位藩王也会从光华门离开,回到北境四州。

    这一次入京,无论是三位亲王还是六位藩王,都没有讨到半点好处。

    逼宫吧,宁辰直接搞了一个推恩令。

    开圣道吧,宁辰帮助武昭直接弄了一个九鼎现世。

    武昭的地位非但没有不稳,反而越发的稳固了。

    他们真的是意气风发的来,灰溜溜的回去了。

    要说唯一不算失意的,可能就是武昂了。

    但是武昂那一套,大皇子和三皇子,那是真的看不上。

    “七皇子,本官这里有一首诗专门送你,权当为皇子践行!”

    武昂听到宁辰的话,直接拉紧了缰绳。

    这是真舍不得自己走,准备等自己凌迟之后,把自己的骨架放在家里面把玩吗?

    武昂想好了,只要宁辰说一个自己刚刚听过的字,自己就直接拉紧缰绳一踢马屁股,扯呼。

    “愿听宁院首大作。”武昂尽量保持表情镇定的说道。

    宁辰故作沉吟的看了一眼天空,发现今日虽然是晴天,不过因为风大,所以这城外还是卷起了许多的黄土。

    让天上的太阳看起来有些发白。

    这就更加适合,自己之前准备好的诗了。

    宁辰沉吟了片刻之后,对武昂道:“七皇子,坐稳了,听好了。”

    武昂虽然表面点头,不过缰绳拉的更紧了。

    一旦不对,立刻开溜,都不带停下来回头看的。

    宁辰没再看武昂,而是朗声说道: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武昂听到第一个字是千,这心就放下了大半了。

    只是听完了第一句纯粹的景色描写,武昂觉得宁辰给自己赠的诗,是不是太干巴巴了一点。

    但是听完了后两句,武昂整个人差点从马上跳起来。

    妙啊!

    千古名句!

    千古绝句!

    “就后面这两句,我武昂就足以在史上留名了啊。”

    “就这一首诗就值一成股份了!”

    武昂觉得自己这钱,花的简直物超所值。

    钱现在对武昂来说,就是数字而已。

    能够千古留名,这比钱重要。

    宁辰也对武昂眨了眨眼,意思非常明确的告诉武昂。

    你这冠名费,不白出。

    不仅仅武昂觉得妙,在场不管有没有文化,都觉得宁辰这诗一出,武昂这趟就不白来了。

    大皇子和三皇子此刻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大家明明都是一条船上的人。

    如果说大家都穷的话,那还真就没什么了。

    可是穷着、穷着,你突然中了一张彩票,还是头等奖。

    这就让难兄难弟看着非常的不爽了。

    “宁大人既然这首诗是赠我的,不如让我来命名如何?”武昂端坐在马上说道。

    宁辰是收了钱的,客户想要自己命名,宁辰自然不会反对。

    武昂想了一下道:“这首诗就叫《冬日送武昂出征北疆》如何?”

    宁辰点点头:“既然是赠皇子你的,皇子想叫什么都行。”

    宁辰是没意见,不过大皇子和三皇子,还有百官。

    听完就觉得武昂非常的不要脸了。

    你说冬日赠武昂,这个没问题。

    但是出征北疆,是从哪儿论的呢?

    你本来就是从北疆来的,你现在这个最多只能算是回家。

    当然你非要说是出征,也不是不行,就是太牵强了啊。

    而且你非加上出征北疆,这四个字,谁不知道你的心思。

    在场的这些人知道内幕,可是听到这首诗的人,不是全都知道内幕的。

    到时候大家会怎么想?

    大家一定会直接把武昂,联想成一个为国出征的将军。

    现在或许这样看的人少。

    可是过了几百年之后呢,他们这批人死光了。

    后世的人再读这首诗,他们可不知道更多的内幕。

    到时候你武昂不就真的变成了卫国将军,人族英雄了吗?

    卑鄙!

    无耻!

    下流!

    当然武昂是不会在乎这些的。

    开什么玩笑,自己是花了钱的。

    诗也有了,名也有了。

    武昂直接器宇轩昂的带着自己的亲卫,往北疆而去了。

    “都给本王走出气势来,把本王的军号,给本王吼起来!吼的越大声,本王赏的越多!”离开了百步左右,武昂对自己亲卫发号施令说道。

    “敌血沾身,战意滔天!”

    “浑身血脉,为其沸腾!”

    “饮之敌血,杀意冲天!”

    “为战而生,为战而亡!”

    随着武昂下令,武昂的亲卫,整齐的吼出了他们的出征军号。

    都是武夫,齐声呐喊。

    别说区区百步了,就算是千步之外,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听到武昂亲卫的口号,众人越发觉得武昂不要脸了。

    再看看始作俑者宁辰,这两人就是一丘之貉。

    要说他们两个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鬼都不信。

    “有辱斯文!”

    “糟蹋诗词!”

    ……

    一声声小声的咒骂,在百官当中传来。

    当然这主要是文官在说。

    毕竟武官没那个文化素养。

    而且他们想的比较简单。

    他们主要是想知道,宁辰作诗的价格。

    以后等他们有机会出征了,也找宁辰做个诗。

    不用这种千古佳句,能够作为传家宝流传下来就行了。

    宁辰现在也觉得武老七,有点有辱斯文了。

    自己那可是千古佳句,你就给我配这样中二的军号。

    这简直是对自己‘苦心创作’的一种羞辱。

    “这军中的口号,也是你帮他想的?”站在宁辰前面的武昭,头也不回的对宁辰问道。

    宁辰刚刚为了给武老七作诗,所以走的比较靠前。

    所以现在这第一排,就只有宁辰和武昭,再有就是孙伴伴。

    有孙伴伴在,完全不用担心谈话被别人听到。

    “殿下,这么没文化的口号,怎么可能是出自我的手。

    这一看就是武昂皇子,自己捉摸出来的。

    他要是早说还有这茬,多加点钱我连口号都给他想了。”

    武昭继续对宁辰问道:“这首诗多少钱?”

    宁辰回答道:“不贵不贵,也就武昂皇子,北境一成的股份。”

    武昭听了宁辰的话,竟然颇为赞同的说道:“那倒是不贵,可能你还亏一点。”

    听了武昭的话,宁辰觉得这明显话里有话。

    “殿下此话何解?”宁辰问道。

    武昭给宁辰解释道:“武昂在北境四州的生意,之前赚钱,

    主要是因为,他跟万妖国很多小国之间有生意往来。

    不过九鼎现世,未来三年,北疆必然收紧。

    所以武昂那边可能就不赚钱了,当然也有可能会赔一点。”

    宁辰听了武昭的话,拳头也微微握紧。

    终日大雁,终于还是被雁啄了。

    还是被武昂我白--嫖了一次。

    宁辰早就该想到的,武昂这样的奸商,怎么可能会无利起早。

    自己还是太善良了。

    ”殿下臣觉得,七皇子乃是亲王。

    直接亲自动手做生意,影响非常不好。

    这会显得好像,朝廷在于民争利。

    臣觉得应该没收七皇子的产业。“

    武昭听了宁辰的话道:“你们这兄弟情,还真的是纯粹。”

    “谁跟他是兄弟,我可没有这样的兄弟,我从头到脚都是殿下的人!”宁辰非常干脆的跟武昂划清界限,同时向武昭表示一下衷心。

    武昭听了宁辰的话,并不为所动反而是对宁辰说道:“我可以帮你从他那里,再要两成的股份出来。”

    这就开始帮自己男人报仇了。

    不亏是自己女帝大老婆,青楼争风吃醋直接派四品高手帮自己。

    现在看到自己男人被坑了,直接就要巧取豪夺人家股份。

    “我帮你要更多的股份出来,不过你要帮本宫把北疆的商业盘活。

    还要想办法,帮本宫往北疆聚拢更多的人过去。”

    宁辰听了武昭这话,就猜到武昭要干什么了。

    武昭这明显是对万妖国有想法。

    就算没有想法,也要利用人数上的优势,让万妖国不敢妄动。

    “臣定当竭尽全力帮助殿下。”

    这笔买卖,对宁辰来说就不算亏了。

    先把股份拿到手再说,至于能不能帮武昭实现武昭的目标。

    这个到时候再说。

    得先让武昂体会一下,切肤之痛才行。

    待武昂他们的大部队走远,大家才随着武昭一起回到皇宫。

    倒不是不能原地解散,只是大家的马匹、轿子什么的,都还在皇宫寄存呢。

    回到皇宫之后,大家才原地解散。

    宁辰没理会那群文官,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

    直接坐着自己的马斯莱斯,去万弘那里去了。

    武昂北境生意这个事情,宁辰还是想听听万弘的意见。

    延祚坊经过万弘两个来月的修整,已经大变样了。

    现在的延祚坊坊墙都修筑的又高又坚固。

    坊墙之上,时刻都有人在巡逻。

    而且这些巡逻的人当中,并不乏武夫。

    因为所有的酒全部铺开销售,再加上延祚坊内道路得以修缮。

    所以拥堵的情况,已经几乎不可见了。

    宁辰到了万弘住处,万弘也连忙出门迎接。

    两个人到了万弘的家中,宁辰也把武昂给自己股份这个事情,简单给万弘说了一下。

    万弘听了宁辰的话,沉吟了一下才说道:“大人,你这个其实怎么都不能算亏。

    七皇子给你的股份,那是一直都会给你的。

    就算按照大人说的,边疆可能会暂时封锁。

    但是不会一直封锁,等边疆开启。

    照样还是赚钱的。

    而且现在越是封锁,就意味着运出来的东西价格更高。

    别人没有这个渠道,我相信武昂殿下一定还是有的。”

    宁辰点点头:“这点我也想到了,所以我判断武老七,主动给我股份。

    应该不是赚钱不赚钱的问题,他应该是提前预判了他皇姐的预判。

    他应该猜到了他皇姐,打算在北境弄点动静出来。

    担心他皇姐拿的更多,所以提前把股份分给我了。”

    对于武昂有这个分析能力和心眼,宁辰是丝毫不怀疑的。

    如果武昭没跟自己说她要在北境的行动,宁辰还会觉得武老七可能是坑了自己。

    但是听了武昭要做的事情,宁辰就把一切都贯通了。

    武老七的心眼绝对比他两个哥哥多。

    尤其是武老七一个生意人,消息来源多了。

    只要稍加分析,就能猜出武昭要干啥。

    提前布局,总比被动要强。

    宁辰其实现在更想知道的是,北境那边怎么能聚拢一些人。

    完成自己武帝大老婆的想法。

    “宁大人,说实话这个挺难的。北境四州紧靠着妖族领土。

    别说现在要封锁边疆,额就是没封锁的时候。

    妖族跟咱们也是一直纷争不断。

    北境可以说是连年战争不断。

    这样的情况下,除非强制迁徙,否则自然聚集人口的话,太难了。

    谁愿意过朝不保夕的日子呢?

    如果要是过的能好一点也行。

    关键是过的还不好。

    这就太难了。”

    宁辰听完万弘的一番分析,忽然觉得北疆四州这感觉,跟宁辰来的地球有个国家非常的相似。

    宁辰上世界史选修课的时候,老师还专门分析过这个国家。

    “所以如果按照这个国家的路子,应该可以盘活北疆四州。”

    宁辰的心中也初步有了一个想法了。

    不过能不能成,这个还得看北疆四州的具体情况。

    宁辰让万弘帮自己收集一下北疆四州的具体情况。

    然后自己就先回家了。

    接下来的五六日,朝堂上都没有什么波澜。

    不过明显能够感觉到,大家都忙碌了起来。

    武昭这几日可是接连下达了几项非常重要的政令。

    要在短时间内凝聚三鼎气运,武昭是不会单纯指望孔祭酒他们和闵思的。

    自己该努力还是要努力的。

    再加上重新焕发新生的林敦信,整个朝堂除了宁辰,大家都很忙碌。

    宁辰也有活,武昭让他直接在她监国这一届恩科里面选人。

    当然这个活直接被宁辰丢给了柳仲直,这么复杂的活,宁辰可不想费那个脑子。

    一连闲了七日,就在宁辰抱怨,没什么触发事件的大事发生的时候,兵相王林竟然主动找上门来了。

    “兵相光临寒舍,下官有失远迎!”

    宁辰出门迎接王林客气的说道。

    感受着地面的热气,再看着房间里面,都穿着单衣做活的佣人。

    王林真不知道宁辰这府邸,那里寒。

    倒是自己比较寒是真的。

    丰京前两日都开始飘雪了,虽然不大,可是天气是真的冷了。

    王林府邸虽然也有取暖,不过就是火盆而已。

    那里能跟宁辰这地暖比。

    “兵相请用茶。”宁辰伸手客气道。

    王林喝了一口宁辰家里泡的茶,身上的寒意是没有了。

    可是这心里越发不得劲了。

    心中长叹了一口气,王林整理了一下情绪,还是说正事要紧。

    “宁大人,我想请你向陛下提议,由咱们兵部的府卫军去越州剿匪!”

    第119章剿匪【6000、求订阅】

    宁辰听到王林来找自己的事情,

    手上喝茶的动作,倒是顿了顿。

    “越州匪患?”

    宁辰重复了一遍,而后看了一眼正在斟茶的夏竹。

    宁辰记得几天前,夏竹就是说她父母,因为饥荒加匪患,从越州投奔她来的。

    怎么这又过去好几天了,越州的匪患非但没平复。

    反而还惊动了兵相王林。

    沉吟一下,宁辰说道:“王兵相匪患的事情,我有耳闻。

    我家丫鬟一家,就是从越州逃难过来的。

    所以我想更多的了解一下,越州的情况然后再做定夺。”

    这事必须得详细了解才行,毕竟已经触发事件了。

    必须要好好谋划一下才行。

    之前都是开圣道,凡是与圣道有关的事情,都是没法触发事件的。

    现在好不容易,又触发了事件,那必须好好谋划一下。

    毕竟这是难得,需要努力的事情。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