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三四中文网->偏执陆少宠妻如命TXT下载->偏执陆少宠妻如命

正文 第476章 就你还想杀我?

作者:酱紫        书名:偏执陆少宠妻如命        类型: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434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434zw.com

    就差那么一点,苏牧手中锐利的东西就刺穿了陆瑾尧的颈动脉。

    说时迟、那时快,陆瑾尧直接一脚踹在苏牧腹部,毫不犹豫,又像是不费吹灰之力。

    “啊!”苏牧闷哼一声。

    他手中锐利的东西掉地的同时,整个人摔了个狗吃屎。

    大概是书房里有动静,这时,一群安保人员冲了进来……

    “小陆爷!”

    “小陆爷没事吧?”

    陆瑾尧寒着脸,英俊的面容比往日更加的冷冽。

    “没事,把房间里的檀香给处理了,这里不准留下任何有味道的东西!”

    几个安保人员面面相觑后,异口同声:“是!”

    “为什么?为什么你没被我催眠?”苏牧捂着被踹的腹部,整个人有些凌乱,“我从来没有失手过!”

    陆瑾尧紧蹙眉心,双手背在身后。

    为什么?

    他也不知道。

    其实他刚刚也有点晕的,甚至还配合的闭着眼倒地。

    虽然倒地,但他能听到苏牧所有的话……

    所以,证明他不受苏牧的催眠术!

    难道因为自己是重生来的?

    苏牧不甘心,整个人从地上站起来,想要偷袭陆瑾尧。

    且不说在场有不少安保人员,就算没有,他也不是陆瑾尧的对手。

    在苏牧刚站起来时,陆瑾尧直接一个过肩摔,苏牧“啊”地尖叫一声,整个人重重地摔在地上。

    有那么一瞬间,苏牧觉得骨头都散架了。

    苏牧一边在地上打滚,一边说:“啊……好痛!”

    “这就痛了?”陆瑾尧表情似笑非笑,带着几分倦怠,可眸子里全是戾气。

    他又是一脚踹在苏牧身上。

    苏牧挣扎了下,开始怒骂:“啊!陆,陆瑾尧,我草你妈!”

    下一刻,某人一边摘手腕表,一边卷起袖子,最后自己压在苏牧身上,赤手空拳猛地砸在苏牧脸上。

    陆瑾尧拳拳下了狠手。

    一拳红肿。

    两拳见血。

    三拳……是要人命!

    一开始,苏牧还在逞能地乱骂,后来被打得鼻青脸肿,眼睛半睁时有些模糊后,整个人说不出话了。

    “不是这么会骂人?”陆瑾尧打人上了头,一字一句从嘴里阴狠地蹦出,“继续啊!看你嘴硬,还是我拳头硬!”

    “就你们这群败类还想欺负苏酥?利用苏酥?我看你真是找死!”

    苏牧的脾气确实又臭又硬。

    就算痛得要死,他也只是哀嚎几声,并不求饶。

    “知道苏黛为什么不喜欢你?”陆瑾尧周身透着丝丝寒气,“因为你有病,心理扭曲不说,还阴暗变态!”

    这话像一把无形的刀直直地扎进了苏牧的心窝。

    一瞬间,五脏俱损。

    “不,不是!”苏牧拼命摇头,“我没病!是你们有病!”

    陆瑾尧知道了,所以这就是这人渣最在意的点?

    那一定要狂踩对方这个软肋!

    忽然,陆瑾尧嗤笑一声:“说你有病,都是对‘病’这个字的侮辱!你简直是禽兽,猪狗不如!”

    “你滥杀无辜,罔顾无辜人的性命,挑衅法律底线,借用催眠术利用别人,这一切哪个是人应该做的?”

    “哪怕苏运黎和苏老太太知道你不是他们亲生的,但还是给你留了一份家产!你有什么不公平的?”

    “为什么把多余的钱和股份留给苏黛?因为她是女人,他们想要女儿过得好一点,有什么错?”

    “你是个男人,就应该有自己的责任、使命和担当,你应该去奋斗,去努力,去拼搏!你他妈算什么男人?!”

    说到这,陆瑾尧大概是太过生气了,又是一拳狠狠地砸在苏牧脸上。

    苏牧的脸全是血……

    没有一处可以下手的地方。

    可饶是如此,还是不能泄了陆瑾尧心中的愤怒。

    因为苏牧的一己私欲,就让苏酥没了母亲和外公,前世那么痛苦……

    “苏老先生死在这里,你不觉得内疚?在他把你送到国外去的那些日子里,他一直内疚自责。”

    陆瑾尧眼神闪过一丝嗜血的狠戾,仿佛随时能将苏牧给了结了。

    但他不会。

    他怎么可能跟苏牧一样做个罔顾法律的人渣?

    “如果没有苏老先生给你打点,你真的以为你在国外的日子会平步青云、一帆风顺?他一直都很想你!”

    “他拿你当他亲生儿子,所以知道你喜欢苏黛,他接受不了,这作为任何一个父亲都接受不了!”

    问陆瑾尧怎么知道的?

    在前世,他就调查过苏牧的一切情况。

    当时就知道苏运黎老先生为苏牧做的这一切。

    苏牧颓废地躺在地上,眼角滑落一滴眼泪。

    大概是因为身体很疼,脸也很疼。

    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就算有恨,但心底深处总归有他们。

    可不是所有人都有良知。

    “就你也配骂他们?”陆瑾尧脸色笼罩在光影暗处,声音低沉如水,“苏黛和苏运黎很伟大。”

    “他们一个是我国优秀的科研人才,一个是我国优秀的企业家和医学专家,你呢?你就是个人渣败类!”

    “不仅你有病,你们‘N’组织也是一群心里扭曲的人!还拯救世界?有的人吃不饱、有的人穿不暖。”

    “还有的人因为没钱住在桥洞下、住在路边!可每个人都在很努力地生活,你们呢?”

    闻言,苏牧疯了。

    他忍着身上的疼痛,尖叫:

    “不许说了,不许说我们组织!我们都是一群有信仰的人!你根本不懂!”

    “我是不懂,也不想懂!”陆瑾尧长吁一口浊气,“你们就是一群打着满足自我私欲,搅乱这个世界的老鼠屎!”

    “还信仰?如果你们的信仰是杀人?利用?犯法?那信仰从你们口中说出来,就是玷污!”

    一瞬间,苏牧心中的某个东西倒塌了。

    他为‘N’组织贡献了20多年,不允许任何人诟病,不允许!

    可他打不了陆瑾尧,也根本反击不了。

    就这一刻,陆瑾尧收了手,懒得再打这个人渣了。

    说这么多,对方丝毫没有觉得愧疚。

    说到底,是苏牧等人被长期洗脑。

    陆瑾尧站起身,冷睨着地上的苏牧,说:

    “就你还想杀我?还想跑?你以为今天跑得掉?炸弹?埋在苏家暗道里的密道早就被拆了。”


热门小说推荐: 剑来 圣墟 夜天子 斗破苍穹 永夜君王 斗罗大陆 情欲超市 大团结 乱伦大杂烩 乱伦系列(未删节)